漠北

你是绝望的易碎玫瑰
零下的激情

死亡是赎罪开始的生

【冬铁】刺杀游戏(OOC预警)
#情节与电影《刺客/杀游戏》高度重合
#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
#狗血剧情没有脑子

https://shimo.im/docs/NUaBiGaeI50YGo4H

(求求太太们多产一点冬铁粮,以避免我这种辣鸡文诞生,阿门。)
(以及为什么非要放石墨,因为我懒得复制粘贴,阿弥陀佛。)

盛赞RDJ
盛赞钢铁侠
盛赞眠狼太太
盛赞漫威丰富了我的童年

眠狼:

十年前的5月2日「钢铁侠」正式在北美上映!!
——谢谢你,这一切最初的光。 

不如我们,重头来过(上)(狗血剧情)

-当一切误会纠缠在一起,我是否,还拥有再爱你的权利?-
Tony爱玩,这一点Bucky是很清楚的。不过他没有阻止。因为他也曾是个花花公子。因为他有愧。
所以在Tony一次又一次在外鬼混至天明时,Bucky只是默不作声地把他领回家门,给他擦拭身子,喂他喝下温热的蜂蜜水,抱他陷入床中,拥他入眠。然后在清晨早早地醒来,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一片阴影,淡淡的温柔。等待他睁开朦胧的眼,向唇上印来一个干净的甜甜的吻,揉着他焦糖似的小卷发,大抵就拥有了全世界。沦陷在他眼里的星辰大海。
Bucky一直在安慰自己,Tony爱的人只有自己。哪怕他永远不会驻足停留。哪怕他柔软的身躯越来越让人感到冰冷。
但是有愧。又有爱。Bucky把Tony宠的无法无天了。
终于在一个宁静的上午,一切都被撕碎了,血淋淋地呈现在了Bucky的面前。一切的绝望与迷惘,悲哀与疯狂,在Bucky的晕眩中爆炸开来。
瘦长的手指灵活地操控着工具。Bucky望着窗外白云悠悠,沐浴在阳光下虚伪易碎的幸福里。Tony正在为他做例行检修。相对无言。是和谐与默契,还是暴风雨前的死寂?
“嘿,Bucky。我…有一件事要跟你说。”Tony罕见地犹豫了,Bucky亦然。
你说吧,我听着的。Bucky扭过头望着Tony,可真是残酷的耐心与温柔。说好的不要带着别人的痕迹进入只属于我俩的房间啊。那青紫的痕迹可真刺眼呢。
“我们分手吧。我爱上那个小孩Peter了。”Tony结束了手上的工作,细致地收拾好了工具。沉吟了片刻,终于不带留恋地说出了这句话。浓密的眼睫毛投下余温,小卷毛有一根翘起来了,他低垂着头躲避Bucky的目光。他有些微的恼怒。Bucky却生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莫名的释然。
“好。”Bucky略带笑意地回答,用真实的手掌轻轻揉乱Tony的头发。深邃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刻在心里。
“再见。”Tony微笑地打招呼。
“保重。”Bucky宠溺地说离别。
“砰”铁门在两人之间重重地合上。
一步之遥。
已是天涯。
什么也没有带走。Tony一手扶在他和Bucky合力粉刷的墙上,低垂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被低气压笼罩着。
背靠着门,Bucky慢慢地滑坐在地上,他的头顶,是他和Tony一起游玩乐园的合影。泪水静默地淌下,脆弱和伤痛独留给自己细细品味。在别人眼里,他应该是,也只能是那个麻木而冷漠的Barnes。
是报应吧,为自己的风流无情、痴情烂漫,为自己的杀人如麻、愚昧天真。
惊雷划破了天际。久违的暴雨倾泻在屋外。
Bucky漠然地看着男人孤单行走的背影。快把钢铁折断。
Peter撑着伞,冲过来,将Tony拥入怀里,却忘了为他披上一件结实的雨衣。
这样怎么行呢?会感冒的。只有我的怀抱才能给予你温暖啊…
冬日战士的眼神在烟雾中迷离。

灵魂转换(又名:论妇女联合八卦总会的想象力)

请结合上一篇食用✌🏻我是渣新本人✌🏻批评我就嘤嘤嘤✌🏻
“第一,乖乖把T恤脱掉,换一套正装,就从我的衣柜里拿。”
Stark满意地看着睡衣宝宝被强制性换上了一套驼色西服。虽然是自己的身体,但是腿长腰细臀俏,眼睛还大,真是完美。
“第二,把你的小孩子气收起来,表现得像一个成熟男人好吗?!”Peter刚有一点小委屈的表情,就被Stark的一声娇吼震得绷住了脸。
很好,一个成熟多金潇洒迷人的成熟中年男人,多吸引人呐。
Stark如是想到。
“第三,向Jarvis学学我说话的语气,别动不动就撒娇。”
“可是我没有撒娇啊Stark先生ovo”
“卖萌也不行!”
“好吧。Q…Qw…”在Stark先生深情的凝望下,睡衣宝宝不仅不能小委屈,甚至连喜欢的QwQ也不能用了。
“很好,最后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。从现在起,你坚决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,更不要想用我的身体做什么,明白吗?我会争取尽快把这一切弄明白的。在此之前,绝不能让那群老变态知道发生了什么!”
“好的Stark先生( •̅_•̅ )(坚毅)”
“走吧,该去见老伙计们了。”Stark万分嫌弃设在当天的例行聚餐,并在心里为大盾点了一首: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。
远在天边的盾:阿嚏!谁在背后想念我?
按照Stark先生的指令,Peter保持着僵硬的冷艳姿态,在Stark先生友善而坚定的搀扶下,穿上了一双黑色的厚底皮鞋,纹路很优雅,并切实地感受到了Stark先生每天踏着的增高鞋垫的厚度,禁不住在内心发出一声感叹:Stark先生真是太辛苦了!
于是他默默许了个愿,让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一定要再单身一百年。
远在天边的盾:阿嚏,又有人念我?!天哪,我该不会破天荒地感冒了吧?!
老冰棍表示非常惊讶以至于难以置信。
骚包的橘色跑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屋子的门口,大家很惊讶地发现开车的人竟然是Stark。
更诡异的是,他虽然穿着比平时矮了不少的鞋子,却仍然在Peter的搀扶下走的颤颤巍巍的。
“嘿,你们两个家伙,来的这么晚,岂不是应该自罚三杯?”黑寡妇饶有兴趣地盯着两人。
“是Cap带来的酒吗?”顶着睡衣宝宝身体的Stark问道,体贴地为Peter搬开了椅子。
“那是当然。这可是和Cap一样老的酒。顺便,Cap好像破天荒地感冒了?”大盾表示自己今天可能踩了狗屎运,才这么背。
“Oh我的天哪,那我可真享受不起。我还年轻呢,Stark先生也是一样的。再说了,Cap感冒了应该多喝酒,出出汗,说不定就好了。”
叮咚,假·伶牙俐齿·气死人不偿命·Peter已正式上线,请查收好您的Peter,以免发生误伤。
吧唧万年不变的冷漠方块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纹,可想而知,其他人得有多惊讶。
而Peter,也就是众人眼里的Stark,正在努力地维持着不让自己优雅的面部表情崩掉。Elegant!
Stark先生突如其来的寂静,睡衣宝宝莫名其妙的针对,到底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道德的败坏。
敬请收看本期妇女联合八卦总会灵魂座谈会的现场,前方记者肥啾将为您持续报道。(大雾)
显而易见,Cap将要迎来人生的巅峰时刻了,喜大普奔!当然,他本人是不知情的。
Tbc.
(我觉得写崩了,想用小皮鞭抽自己嘤嘤嘤)

灵魂转换(又名:论妇女联合八卦总会的想象力)
Stark喜欢先生是被自己的声音吵醒的,他有点疑惑。
Jarvis难道在私底下喜欢用自己的声音说话?
“别吵,Jarvis!”Stark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这句话,便又被床吸了回去。
过了片刻。
等等,为什么我说话的声音和睡衣宝宝的这么像?
Stark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看着自己的双手。没有阅历的质感,是年轻人的细皮嫩肉,显然没有自己的好看。
接着他就被扑过来的委屈脸吓到了,还是自己的。
“哇,Stark先生,我变成你,你变成我了。我们该怎么办啊啊啊啊!!!我会不会给你丢脸啊?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啊?会不会…唔”
Stark望着自己可爱的发旋出神,他觉得自己快被掐死了。
所以他伸出手捂住了睡衣宝宝喋喋不休的嘴。
“你先松手,睡衣宝宝,我快窒息了。”
“哇,对不起对不起,Stark先生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太慌了。”
Stark看着自己脸上浮现出委屈、抱歉揉杂在一起,复杂而扭曲的表情,顿时觉得脑袋有点疼,甚至有点肿。
他恍惚记起来昨天好像把睡衣宝宝踢下床了,理所当然,他是不会主动提起的。
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。
“嘿,睡衣宝宝,现在这个状况除了我们还有别人知道吗?”
“有,Jarvis。”
“除了Jarvis,亲爱的,相信我,在你大吼大叫的第一秒他就确认了你不是我。”
“唔…那没有了Stark先生。”
“呼…还好。”Stark手撑着额头,叹了口气。
“那么听好了睡衣宝宝,这件事不要对外宣张,按照我说的来做。”Stark表示不敢想象那一群老变态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。他们会把这当成一种情趣也说不定?
毕竟谁也说不清妇女联合八卦总会的想象力有多强。
Tbc.
(第一次写,请多多指教✌🏻)

Tango(华福/试写)
“Watson,不知我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?”
穿着燕尾服的Holmes风流又倜傥,嘴角还挂着一抹痞气的笑。只是大大的眼里闪着亮光,又让他显得有些稚气的可爱。
如果他是一个女孩子,我大概会想要娶ta吧。
Watson被心里突然冒出来的诡诞而不合时宜的想法吓了一跳,脸色顿时有些不好。避开Holmes水润的大眼睛,他干巴巴地拒绝了,带了一丝莫名的怒气。
Holmes只当他觉得尴尬,又把脸转向了他面对的方向,颇有些俏皮地道:“嘿,Watson,可是场上只剩下我们这两位可怜又孤独的男士了。虽然你还有Mary,但是她不在场。如果你是怕Mary知道,我拿人格担保,我不会让她知道的。”
“人格?嘿,Holmes,你什么时候有这玩意儿了?”Watson不无讽刺地看着Holmes卷卷的头毛。好想揉一把。
我在想些什么?!
Watson觉得自己今天极度不正常。
“啊…那好吧我亲爱的医生,我就勉为其难地跳女士的舞步好了,这样你还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吗,嗯?”
最后一声颇有些戏谑的意味,Watson却觉得极尽挑逗。真是,都疯了。
Watson不欲再在这个问题上与Holmes纠缠,今天的一切都是魔幻,他一言不发扭转了头,想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Holmes牵住他的衣袖一角,突然凑近,把Watson又压回了沙发上,靠向他的耳边:“好吧我亲爱的医生,看看你十点钟方向那位俊朗的穿灰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,他的身上有我们需要的钥匙,你要是配合我一次,我就不打扰你和Mary的两人世界了怎么样?”

“成交。”Watson闻着Holmes发间清新的香气,是茉莉的味道。有一瞬的怔愣,他在听到“不打扰你和Mary的两人世界”时忽然产生了一种放松的泄气感,复杂地纠结了片刻,他沉闷地答应了。
Holmes许是没料到Watson答应得这么爽快,正打算开口继续说些什么,都堵在了喉咙口。
很快地转为笑脸,Holmes轻快地拉起Watson走进了舞池。
自然吸引了一大批贵族小姐们好奇的目光,娇叹连连,低声地。
Watson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了一大半。
暗暗责怪自己,怎么又来趟浑水了。
明快的音乐突然响起,嘈杂纷扰的人声和异响都在刹那停止了。
Por Una Cabeza.
一步之遥。
Tbc.

又来占一个tag
存一个跳探戈的梗:
许是想象中跳探戈的Holmes
优雅的玩世不恭的眼神
撩人却不负责任
然后说一句
Te quiero.
潇洒离去

我与你只有一步之遥
我离开时不会说再见